“上節目之前,我真沒想太多,但沒想到反響會那麼大,甚至有網友叫我‘女神’、‘白富美’什麼的。其實,我並不習慣這樣,我很簡單,就是一個會打籃球的高妹。”許諾說。
  近來,江蘇衛視《非誠勿擾》節目上,出現了一個亮麗的身影,她就是江蘇女籃隊員許諾。和平時人們印象中的運動員不同,許諾皮膚白凈,身材纖細,打扮時尚,和臺上大多數女孩子一樣,只是因為她身材較高,才顯得有些特別。
  初登《非誠勿擾》的舞臺,許諾的開場白是:“我叫許諾,身高1.95米,來自南京,我是一名職業籃球運動員,獲得過兩屆全運會第二名,一屆第三名,還有亞洲錦標賽第一名,世界青年錦標賽第三名……”
  “開場白我真的沒有特別去想,之所以那麼說,就是想用最直接的方式,把自己介紹給大家。”許諾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。運動員特有的率真,讓許諾一下子贏得了很多人的關註,社交媒體上,更是一片贊譽,之前並不為人熟知的許諾,成了大眾和媒體關註的焦點。
  “關註我的人一下子就多了,我是真沒想到。”許諾說,“家人、朋友和隊友都來問,不是很熟的人,也會發微信祝福我,或問問情況。熟悉的人,還會直接告訴我,在電視上‘臉大’或者衣服搭配得不好什麼的。”
  許諾坦言,第一次上《非誠勿擾》,因為陌生感,讓她有些緊張,但隨著越來越熟悉節目的流程,她開始從中體會到一些自己生活中缺少的東西,而這恰恰是她上節目的目的之一。
  “到目前為止,一共錄了8期節目,通過和主持人‘孟爺爺’以及兩位嘉賓老師的交流,我對自己的生活和愛情觀有了重新定位。其實在最開始,我也沒有把《非誠勿擾》只當做一個相親節目,它應該是一個生活類的節目,可以增長見識、開闊視野。”許諾說。
  當運動員給大部分人的感覺是枯燥無味的,其生活軌跡不過是宿舍和訓練館兩點一線。但是,諸如許諾這樣的“85後”的運動員,已經不再是封閉的,她們的心態更加開放,不會被舊觀念束縛,她們也想展示自己的另一面,《非誠勿擾》這樣的溝通平臺,則搭建起了這個橋梁。
  “實事求是地說,我並沒想著一定能在節目上找到男朋友,但運動員的圈子真的太小,找個合適的男友很不容易,我們為什麼不多找一些選擇的機會呢?”許諾向記者透露,到目前為止,她還沒有在節目上發現心儀的對象,“我不會給自己劃定一個界限,比如參加多少次後沒有找到就放棄,我會一直參加這個節目的,因為我覺得這個節目對我幫助很大,但前提條件是,不能影響我的訓練,因為籃球才是我的工作。”
  上《非誠勿擾》讓許諾很開心,這從她接受採訪時的語氣就可以聽出來,她還給記者講了一段上節目的趣事。“第一次上節目時,我竟然昏倒了!”一位職業籃球運動員,竟然會當場昏倒,讓記者感到不可思議。“我也覺得很奇怪。”許諾說,“我從15歲打籃球,在球場上跑了多少個來回,從來都沒昏倒過啊!後來,到醫院一檢查,原來是低血糖。我想了想,可能是因為我們一下子要錄好幾期節目,從早晨6點多起床後,一直錄到下午,中午又沒吃飯,餓的。”
  《非誠勿擾》讓許諾有了一夜成名的感覺,當然,被關註肯定也會帶來一些困擾,許諾就告訴記者,她不喜歡被大家放進另外一個群體,“我上節目的衣服,都是我平常穿的,因為我平時也愛臭美。所以,我不喜歡外界覺得我很特殊,問我找男朋友難不難啊,平時怎麼買衣服啊什麼的。我想說的是,我跟其他女孩子沒有什麼不同,也要睡覺、吃飯、生活,我只不過是一個愛打籃球的高妹。”
  許諾還說,在網絡上,有人認為她上節目會耽誤訓練。對此,這個1987年出生的姑娘,表現出運動員特有的倔強:“我錄節目都是在業餘時間,教練、隊友和領導都很支持我。我現在還想打籃球,還對籃球有熱情,雖然我現在身體不大好,我也會出現在下賽季聯賽的賽場上,不是為了證明什麼,我就是想告訴大家,打籃球和上節目之間,並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繫,我可以上節目,也可以打好籃球,為球隊做出貢獻。”
  許諾並不是第一個參加《非誠勿擾》的運動員,從足球運動員劉智宇、“槍王”江暉,到美女乒乓球運動員張絲絲、賽艇世青賽冠軍徐蕊、皮划艇冠軍許亞萍、原女足球員周雨薇等,許諾和她們一樣,參與其中並不是為了出名,或真的在節目上找到執子之手、與子偕老的另一半,而是增加一些生活的體驗和經歷。
  “我特別想說的是,我上節目是想給大家展示積極、樂觀的運動員形象。運動員不是嫁不出去,不是找不到男朋友,我們只是想讓自己的人生更精彩,不讓自己後悔——當我們40歲、50歲甚至60歲的時候,我們能擁有一段美好的回憶。”許諾說。
  從22日初登《非誠勿擾》的舞臺,到本周五第四次亮相,許諾對男朋友的身高要求一直在降,仍沒有牽手成功。但是,誰又能斷言,此番走上籃球場之外的舞臺的過程,不會讓許諾在今後的人生中,收穫更多的友情、親情和愛情呢?
  本報北京4月5日電  (原標題:籃球高妹感受球場之外的世界)
創作者介紹

家駒

atbzyrkoq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